端木泽乔悠澜阅读 端木泽乔悠澜独宠妖后

文字吧
文字吧
文字吧
40428
文章
2
评论
2019-10-1110:17:23 评论

《独宠妖后》 小说介绍

独家小说《独宠妖后》由游走的精灵所编写的穿越类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端木泽乔悠澜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反正也不在意是输还是赢,手上拿着骨牌很心不在焉的数着点数。不时有丫环过来送点心和茶水,一边往嘴里塞着吃食,一边打牌真是惬意到不行。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看了看公孙昭开口问道:“那个,公孙姑娘,你家是做什...

《独宠妖后》 第六章 玩牌 免费试读

反正也不在意是输还是赢,手上拿着骨牌很心不在焉的数着点数。不时有丫环过来送点心和茶水,一边往嘴里塞着吃食,一边打牌真是惬意到不行。

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看了看公孙昭开口问道:“那个,公孙姑娘,你家是做什么的?”

虽然这么问有点突兀,但是好奇些一上来,怎么都打压都下不去。还好,公孙昭并没有在意,很大方的一笑说:“家父一直从事盐业。”

难怪会有这么大的家产,原来是商人,不是都说在古代,如果能做盐业生意,那一定会有大大的油水可捞吗?看这情形,真的是形势大好。

又打了一会儿牌,人也就开始有了几分倦意。蒋松的那一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散了,只剩下空落落的桌子。

蒋芙把骨牌往桌子上一摊说:“好了,不想玩了。”

见她放下牌,其他的人本就没了兴致,也都胡乱的扔了牌。散在桌上的零碎银子一直都没有人收,公孙昭笑着向丫环使了个眼色说:“客人和我都不稀罕这个的,你们拿去玩吧!”

似乎早有丫环站在一旁等着收白得的银子了,上来一哄就把银子给收了去,脸上都洋溢着讨巧的笑容。

看吧,在有钱人家做事就是好,会不时的有外财落入自己的腰包,而身为主人更是不必说,生活富足,散财如土。

蒋芙似乎是看出我对那几两碎银有点心疼,用手捅了捅我的手肘说:“悠澜累不累?我想休息了。”

“客房早就派人收拾出来了,你们随我来吧!”公孙昭热情的招呼着我们。

我悄声的问蒋芙:“这个公孙昭是比你大还是小呢!”

“应该是小一岁,也说不好。”蒋芙扬了扬眉,然后向前走去。

本以为走在前面的公孙昭没有听到,不想她却回过头说:“是在恼我没有唤蒋芙表姐吗?”

这丫头耳头倒是尖,这么小声的说话她都听到了。蒋芙笑着说:“叫什么都无所谓,高兴就好高兴就好。

看到舒适的房间,还有更加让人舒服的暖色床铺,我当然高兴了。也没等人家让,就径直走了过去,坐在床上。

看到公孙昭的神情有点不对,我仔细打量了一下,莫名的看着她说:“这不是给我们准备的吗?”

公孙昭犹豫的说:“是,只不过这间是蒋芙的房间。”

“噢!”本来在山上我和蒋芙是不分彼此的,都是挤在一张床上,现在竟要分开吗?一时还真是有点不适应。

其实给我准备的房间相信也不会差到哪里去,但自己住一个房间还是有些微的不习惯,我试探着问道:“蒋芙不如我们住一间?”

蒋芙撇撇嘴说:“才不呢!难得有这个机会享受个人空间,才不和你挤在一起。”

这个叛徒,才出来就有小资思想了,真是!

也顾不得那么多,我在脸盆里洗了洗手,又用湿毛巾擦了一把脸,就把被子拉过来,闭上眼睛,去安心的找周公聊天。

有幽幽怨怨的哭声传来,起先我以为是做梦,可是哭声越来越大,我睁开眼睛,看到室内一片漆黑。

而哭声却没有中断,我收紧了被子,往里面缩了缩,过了一会儿哭声渐渐的住了,夜又恢复了平静。

如果刚才的哭声不是我的幻觉,那就是公孙府里的某个丫环在哭,可是大晚上的为什么要大放悲声呢!

想着这个,就一直再也睡不着。人躺在床上翻了几翻,大概是几近天明的时候,我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
早上醒来的时候,早已有丫环笑吟吟的端了洗脸水进来。那个丫环放下水盆后,转过头看着我说:“乔姑娘,昨晚睡的可好?”

“好,好!”我敷衍了一声。

洗了脸又梳好了头发,我关上门去隔壁找蒋芙。推开门的时候,看到她正站在靠窗的位置向外面看着。

轻手轻脚的走过去,双手刚要蒙上蒋芙的双眼,她突然转过身看着我说:“悠澜,想袭击我吗?”

“没,没有,是来向蒋小姐问好的。”我拿了腔调笑着说到。

“这还差不多,我们出去走走。”蒋芙理了理衣角,就往门口走。

看来蒋芙在哪里都待不踏实,总要四处的逛一逛。早晨的空气真的不错,清新之中又透着花草的清香。

“没想到我竟找到了家的感觉。”蒋芙突然说了一句。

蒋芙的兴致正好,我也不好提昨晚听到的哭声,许是哪个丫环白天受了委屈,傍晚才躲在背人的地方哭泣吧!

配合着蒋芙的好心情,我们在公孙府里踱起了步子。那边好像是花园,看着姹紫嫣红的一片,甚是好看。

“都已经近秋天了,还能看到花,真是不简单。”我摇摇头,然后看见花园里隐隐的好像有人影在晃动。

走近了才看清,原来是丫环在采早上的鲜花,红的粉的捧了满手。蒋芙看着眼馋起来,轻轻出声:“能送我两朵吗?”

那两个丫环好像认识我们,微微行了礼。其中一个说:“表小姐如果喜欢,就自己采两朵更好,这个是要送去公孙夫人那里的。”

蒋芙摆了摆手说:“算了,你们去忙吧!”

我深知蒋芙的性格,对鲜花当然是喜欢,但要她亲自下手折断长势正好的娇花,她还是心有不忍的。

站在花园里看了一会儿五颜六色的花,蒋芙长叹了一声说:“瞧见没有,有钱人的生活就是像这花儿一样五颜六色。”

“可那有钱人也不是外人,是你的姨妈呢!”我轻声提醒道。

“不说这个了,我们回去吧,也该吃早饭了。”蒋芙折身向外面走,我看看红艳艳的太阳已经喷薄欲出,好一个明媚的早晨。

一个颀长的身影突然映入了视线,看着他轻盈的步伐,怎么着都觉得仙风道骨一般。

我拍拍蒋芙的肩膀:“这人是谁?”

“我哪里知道!”蒋芙回答,但显然她也和我一样目光实打实的落在了那人的身上。

也许是走的急了,也许是因为刮了一阵轻风,那个颀长的身影好像弯下腰正从地上拾起什么。

就在他一低头的刹那,向我们的方向瞥了过来。

虽然他弯着身子,角度不是太好,但他的一双眼睛仿佛聚敛了全世界的光华,就那样怔怔的看着他,我和蒋芙都顿住了脚步。

等我们发完花痴,人家已经走出了老远。

“这个人是什么来历,我得好好的调查一番。”蒋芙用手拍了拍胸脯。看她的样子真有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味。

可是等我和蒋芙迈进公孙府的主客厅,就发现在院子里见到的那个人正被公孙夫人让到座位上悠闲的喝茶。

世界上哪有这么不讲理的事情,偏生是男儿身要不要生得这么好,连手指都是这么的皙长白晰。看着他握在白瓷茶盏上的手,简直泛出淡白的光彩。

“芙儿,你们两个是出去逛了吗?丫环说一早表小姐她们就出去了。”公孙夫人向蒋芙这边看过来。

“是,姨母的家真是大,装潢也漂亮,我们走了一早上也没觉得无趣。”蒋芙侧了侧脑袋说道,目光却一直落在某人的身上。

“还是芙儿的嘴甜,我给你们介绍一下!”公孙夫人把目光瞥向那个玉树一般的男子,然后说:“这位是夏清石,专门请来教那三个调皮鬼的。”

噢,这位仪表不俗的男子原来是教公孙家三位小姐的先生,难怪全身上下散发着那么一股书卷气。

公孙夫人又对夏清石说:“这两位一个是我的外甥女蒋芙,一个是乔姑娘。”

相视着点了点头,然后就看到公孙三姐妹说说笑笑的走了进来,她们的目光扫到客厅里的夏清石,神情都是一敛,然后不自觉的规矩起来。

公孙琳看着夏清石说:“夏先生,今天过来的好早!”

夏清石点了点头说:“是早了一些,我先出去转转,你们忙你们的。”然后就起身往外走。

公孙夫人看着夏清石的背影,摇了摇头说:“琳儿,就这么不待见你们的先生吗?也不留人家坐下来吃饭。”

“人家夏先生才看不上眼咱们府上的饭菜呢!”公孙蓉出声道。

各式的菜点端了上来,也有开胃的热汤,看着都舒服,而听刚才公孙蓉的话音,好像那个夏清石好像挑剔得很。

蒋芙倒是对夏先生来了兴致,不依不饶的问公孙昭平时里都和夏先生学习一些什么。

“当然是诗词之类的东西了,烦都烦透了。本来以为来了客人可以放几天假的,想不到还是要背书,想想都头痛。”公孙昭恹恹的说道。

这个公孙昭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吗?和着那样的一位先生学习诗词自然是一种美的享受,怎么会不喜欢呢!

我看到蒋芙向我心照不宣的使了使眼色,然后就听到她说:“不知道介不介意我和悠澜也去听听你们的课。”

“那是自然的好,那样师傅就不会把责难一直放在我们身上了。”公孙蓉赞成道。

“好像少了一个人。”我突然发现蒋松并没有过来吃饭,抬起头四处扫了几眼。

“不用担心我哥那个马大哈,一定是昨天累了,现在还在睡呢!”蒋芙喝了一口汤,然后回道。

小说《独宠妖后》 第六章 玩牌 试读结束。

继续阅读

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!